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嗯……就,很想码水哥幸运E的属性
最近在翻手机记录本,扔上来做个备份,不定什么时候就抽风决定写全篇或者转自己可见了




片段一

结果不知道是哪个图省事的还书的时候把书随便一塞了事还是什么,这么一撞,唏里哗啦全掉下来了。

止水下意识地把人往自己怀里一抱,结果这人虽然个子比他矮但是也是个男生,重量在那,止水直接带着他一起跌坐在地上。

等书劈里啪啦砸完,两人才发现这搂搂抱抱的姿势有点不对。

旁边还有起哄吹口哨的。

“你行啊,止水,英雄救美。”



片段二


宇智波止水很长一段时间都想不通,他老丈人宇智波富岳是如何火眼金睛在他第一次上门就一眼看出他和鼬不是普通男男关系的。

其实这事还得算他点儿背。
宇智波鼬的弟弟佐助,有个打从幼儿园就一块玩的朋友,也是富岳他老同事的宝贝儿子,漩涡鸣人。
当年两人上初中的时候,佐助叛逆期,中二病犯了,翻墙逃课再也不带鸣人,干什么都避着鸣人。傻小子鸣人不干了,终于有天把佐助堵在间没人的小教室问佐助到底发生了什么。佐助也烦了揪他衣领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鸣人想都不想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他们解决问题的地方是学校广播站,之前播音员肚子突然疼起来去处理个人问题,忘了关话筒,于是全校师生都知道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是朋友了。
富岳也没多想。
结果高三一模完,富岳和老同事水门以及两人的老婆在外聚餐完,富岳说我刚买了根竿子,来我家看看?玖辛奈和美琴聊的欢快,忙戳着老公说好啊好啊今天鸣人说住同学家这么早回去也没事。
等富岳一开家门,血压噌得升老高了。
客厅里他二儿子佐助正把他老同事家的儿子鸣人压地上边亲边扒裤子呢。
一瞬间核弹清场之后也没这么寂静过。
最后还是玖辛奈一拍掌:“我就说嘛,佐助是鸣人的男朋友嘛。”
从此富岳对朋友这个词敏感起来。
所以他一开门见自己大儿子领着个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子站门外第一反应:“你领男朋友回家了?”
止水马上下意识看鼬,以为鼬向家里交待了两人关系。富岳一看这表情怎么这么眼熟呢,擦,这不就当初美琴第一次领我回她家见她父母第一眼我的反应么。
鼬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他弟打着朋友的旗号对鸣人干男朋友的事东窗事发了,他这句朋友给富岳造成了误解,于是开口说:“止水君是我同学。”
要不怎么说止水今年运势不好。
前几天宇智波斑刚在花园逮到了宇智波带土跟他那个白毛老同学花前月下。
恰好那段时间千手柱间去外省看他弟了,带土这明目张胆秀恩爱的行为跟戳斑眼珠子没啥区别,尤其是这还是个白毛。反正一通闹之后富岳他们知道了宇智波带土那一直坚称只是同学关系的老同学旗木卡卡西是他老姘头。
得,鼬和止水这关系算作实了。
幸好美琴这时候走出来掐了把富岳,富岳深吸了口气去旁边冷静冷静了。
男朋友就男朋友吧,儿子不能不让进门不是?
美琴打了个圆场,说:“这位怎么称呼?”
止水说:“我叫宇智波止水……”
这下美琴也捂眼了。
当年千手二当家、宇智波斑的死对头千手扉间拐他们家一个族人宇智波镜的时候,为了堵斑的话先下手为强提前收养的那个娃就叫宇智波止水。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