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以后找个年纪比自己小,小许多岁的爱人吧,止水。”他听到他的养父这么说。
止水有点惊讶地抬起头。
大概是今日婚宴上的喜气洋洋也感染了点镜,让他现在显得有点人气儿了。
——止水一直觉的他这个养父活得像个假人,明明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同龄人不是向上爬就是死在向上爬的路上,他却落得了个宇智波家和木叶双双不待见的境地,宇智波家忌禅他,木叶也不知为何也防着他,空顶着个长老的名,每天干着养花喂鱼的事,提前二三十年过上了退休生活。若是换个人,早愤懑不已了,然而镜却过得悠然自得,养养孩子当当会议上的布景板,唯一一次提议也是建议建个孤儿院。
简直没点“人气”,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也猜不出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作为二代火影唯一的宇智波学生,本该有着比“希望建个孤儿院”更伟大的理想,比在家养鱼更远大的前程。
镜叹了口气,揉了揉止水的头发,声音里带了丝儿苦涩的颤抖:“这样,你就能在他成长的路上替他遮风挡雨,守护他少受点风刀霜剑了……”
止水惊讶地看到,镜的眼睛里不再是他熟悉的、像面具一样的“如沐春风”。
而是他曾经在许许多多的族人眼中看到的,血色深渊。

没过几年,等九尾袭村的事情渐渐被人淡忘的时候,止水把养父宇智波镜的骨灰从宇智波家的坟地里偷偷刨出来,又趁着夜色揣着骨灰盒翻进存放历代火影遗骨的神社。
然后郑重地掀开二代火影骨灰盒,小心翼翼地把宇智波镜的骨灰倒进去。
悄无声息地做完这一切,他又带着帮他望风的宇智波鼬来到刚修好的火影岩上。
鼬其实早已从父母以及其他族人的交谈中了解了关于自己这位族叔与二代火影的过往,对两人的养子止水做出“合墓”这种事并不如何惊讶,甚至还帮他望风。
然而他却猜不出止水为何要带他来火影岩下。
止水看着脚下二代火影头像上明显的修补痕迹,感慨万千。他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九尾一尾巴抽塌了二代目的头像才导致他一向把自己活成隐形人的养父爆发了。
“止水……?”看着远处的天际间泛起一道金丝,鼬忍不住出声,却见止水冲他一笑,两指并在唇间向他比了个小声的动作,接着从随身的小包里摸出把什么,迎着微凉的夜风,向下洒去。
那是止水从院子里找到的,镜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收集的草籽。
待到来年春天,或是青草盈盈,或者寸草不生,就全看他们的心意了。
“走吧。”做完这一切,止水自然而然地握住鼬被风吹得有点冰的手。
在跳下火影岩的瞬间,止水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接着愕然睁大了眼睛。
他仿佛又看到了镜的身影。
只是这一次,他身旁有了个银发红眸的青年,脸上三道红痕。
他们手牵着手,坐在二代目头像顶上,微笑着一同向他道别。
镜的笑容温暖而明亮,有如三月的春风,盛开的夏花,累累的秋实,冬夜的雪月,包含了世间所有的美好与心满意足。
“止水?”
“没什么。”止水回过神,笑起来,“走吧,今天谢谢你了……”

世间上有千千万万的人,对于有些人来说,死亡并非意味着离别,而是永远的团聚。

========================

《往事》的结局……放上来自high一下哈哈哈

水哥这是带媳妇儿见家长了,家长都表示满意了就赶紧娶了吧别花样跳水了【。

未来蛇妈秽土扉间估计要懵逼了wwwww

我这先写结局的破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下篇镜扉想把《往事》里的车先开出来……看肾【。】如果我没被工作榨干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