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贺新】一个雷人的沙雕段子


自己魔改了下背景,贺兰是来找妈的,没有慧颜,狐狸单身九百多年还没动过心【。】
OOC到飞起
————————
售楼中心外。
新民警惕得打量着眼前穿得人模狗样戴了大墨镜的高大青年,还有他身后一左一右同样戴了墨镜的青年,上前走了一步,挡在了不知所措的耀婷和一脸茫然的李倩身前:“你,刚刚喊她什么?”
“妈。”青年对耀婷重复了一遍,抓住她的手腕,“我是你上辈子的儿子,贺兰觿,字静霆,你想起来了吗?是这样的,你上辈子叫夕颜,是狐族公主……”
他话还没说完,被人一脚踹上了小腿,差点摔个狗啃泥,幸好修鹇和宽永眼疾手快扶了把。
新民气冲冲地收回腿。
正好有个老头举着收音机路过:“山东警方刚刚破获一起打着‘末代公主’旗号骗取他人钱财的诈骗案……”
墨镜被打得滑下了鼻梁,贺兰慌忙捂住眼睛。
妈的,现在长得好的盲人就能在大街上随便骗人了么?呸!
见贺兰他们没有撤离的意思,新民举起拳头,准备再打的时候被耀婷拉住:“别。”
“对对对,新民你别先动手,他们这么帅,我看不像骗子。”李倩抓着耀婷的衣袖,从新民背后探出头,上上下下扫了三人组一遍,小声嘀咕,“万一就是脑子不好,或者是……对了,是不是是什么电视节目啊?”
说着她四下张望了下想找有没有摄影机,还紧张得用手梳了两下头发。
“……”
新民放下了拳头。
拦下新民,耀婷转过身,露出个礼貌的笑:“你们大概认错人了,三位大哥,你看我们都没什么钱……”
“你真的是我妈。”贺兰直起身,推上了墨镜。
新民冷哼了声,修鹇宽永手忙脚乱挡贺兰面前生怕新民又冲过来揍人。
“有病早治!”
“你是谁?”贺兰微微蹩眉,滑了滑墨镜,抬起眼睛,透过墨镜上方间隙,白色瞳孔直直“盯”着新民。
“我是你爹!”新民毫不含糊回瞪了过去。
贺兰愣住,侧过头,小声问二人组:“他这是什么意思?”
修鹇想了想,往后挪了挪,压低声音:“他的意思可能是,他是公主大人这辈子的男朋友。”
“……”


大排档。
“新民,耀婷,李倩,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的喽。”红姐招呼着递给耀婷菜单,“我先点了个鸡心,你们爱吃啥再点,今天我请,你们别客气,尤其是新民,你看你脸白的……”
“唉,红姐,我们在路上碰上了三个傻子,非得要认耀婷当妈,你说好不好笑。不过傻子们长得倒挺帅,尤其是最高的那个,好可惜。”
“长得帅脑子不好有什么用。”耀婷笑着推了李倩一把,“你看看还点什么……诶,新民,你怎么了?”
新民脸色惨白,榻着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嘴。
“新民?”李倩拍了拍新民的肩。
新民扭头“哗”一声吐了。
“这是咋了喽!吃坏肚子了?!”红姐慌慌张张找纸,李倩忙给他拍背顺气,耀婷倒了杯水递过去。
“没,没事。”新民摆摆手,抓起桌上杯子含了口水漱口,“可能刚刚晕……呕——”
一阵兵荒马乱,连卖唱的小哥都拎着架子凑过来:“哥,你咋的了,咋吐得跟怀了似的。”
“滚!”

“贺兰大人,那个人类……”
“不急,让他再吃两天苦头,你们再把苹果送过去,谁让他冒充我爹。”

评论(1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