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镜扉】【扉间生贺】chocolate

情人节又快到了。

随着情人节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整个高中校园仿佛到处洋溢着粉红泡泡,风纪委员和老师们板着脸在各个隐蔽的场所驱逐着你侬我侬的小情侣们。

高三一班的宇智波镜非常高兴,他攒了一个本子的错题,就等着情人节那天过去请千手扉间老师给他讲了。

这么一本子错题可是他精心挑选的,涵盖各种经典错误点,又各个不同,粗略估计讲完就要到七八点了。

这时候老师肯定会带他去吃饭,毕竟这个时间点他回宇智波家什么吃的都没了。等晚饭吃的差不多,他再“苦恼”的暗示下这个时间点估计柱间和斑大人正滚床单滚的地动山摇,其他小辈都躲出去自己开房,大概就能跟着扉间老师回家了。

幸运点!还可能蹭到件老师的衬衫穿!

再走运点!甚至或许应该可以跟老师睡一张床!

一个完美的情人节!Perfect!

 

镜天天掰着手指数日子,对即将到来的情人节翘首以盼,搞得知道内情的人纷纷对他咂嘴,异常嫌弃。

一个还没脱团的,表现的比他们这些脱团的还激动,还给他们喂了一小口狗粮。

 

到了13号,镜起了个大早,先煮上了牛奶切好了面包,趁着煮牛奶的空隙,还轻手轻脚地去了一楼收拾好了被自家老祖宗扔了一走廊的衣服枕头。

做完这一切,他骑着自己的单车,踏着破晓的曦光,吹着口哨上学去了。

临出门前还把自家那只足足十三斤的猫大爷从院子里那棵歪脖子树上抱了下来。

这只猫,当年还是个崽子的时候从墙上掉下来一头栽在宇智波斑那头炸毛上,用尽全力回光返照般软绵绵地咪了一声,惹得斑龙心大悦,就这么留下了。

然后,从软乎乎小可怜长成了巨无霸猫大爷。上次一个突然袭击把来家里做客和镜讨论学业问题的旗木卡卡西从二楼撞下去,幸好带土一个眼疾手快当了肉垫。

——好巧不巧的,两人的初吻都没了。也得亏带土皮糙肉厚,两人就都磕破了个嘴唇。

后来带土一边嘿嘿笑得合不拢嘴,一边给猫大爷进贡猫罐头。

啃着罐头,猫大爷深藏功与名。 

 

还没到校门口,远远就看到一抹熟悉的银色。

镜精神一振,从单车上跳下来,压了压自己被风吹得翘起的卷发,推着车子走过去。

“扉间老师早上好。”

“早上好,镜。”扉间勾了个极淡的笑容,冲自己的学生点点头,手也没闲着,拿起袖标往手臂上套。

“老师,我来帮您吧!”镜凑上去,小心翼翼地整理着袖标的位置。

啊,老师改用柠檬味的洗发水了。

扉间也没再坚持,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物理作业收齐放在我桌子上就好。”

“是!”

“私底下不必这么严肃,镜。”

今天的宇智波镜,也被老师撸了头毛呢。

很好,就这么继续保持下去吧!镜在心底给自己比了个V。

 

然而镜的好心情持续到下了第二节课送作业的时候。

镜抱着本子送作业过去的时候扉间并没有在办公室,本来镜要像往常一样,放下本子就该离开的,可是他的目光被桌子上的一个盒子牢牢吸引住。

那是个方方正正的白色礼盒,绑着漂亮的红色缎带,还粘了张粉色的心形纸条。

纸条上写着:送给我心里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没有署名。

“啊,是小镜啊。”还没等镜细看,刚摸鱼跟老婆发完短信的波风水门老师抬起头,笑着冲这个学校里有名的好学生打了个招呼,“作业放桌子上就好……哦,刚千手老师给我发信息麻烦我把他桌子上的巧克力帮他收到抽屉里,他走的急忘记了——对,就是那个白色盒子,小镜你就帮我放到千手老师办公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吧。”

轰隆一声。

镜觉得自己说是被五雷轰顶也不为过。

扉间的口味可能连他自己都未必比镜知道的清楚,镜从高一就观察出来老师讨厌甜食,尤其是巧克力,连见到巧克力扉间都下意识地微微皱眉。

——能让扉间老师收下巧克力的,一定是老师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了。

十七年。

宇智波镜活了十七年,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如坠冰窖了。

“啊哈,千手老师还说你把你的错题本放桌子上就好,明天休息日下午来办公室他给你开个小灶。对了对了,回去之后顺便把带土叫来吧,他这次小测又是差一分及格……”

“哦。”镜浑浑噩噩地应了声,机械地把最上面的那本自己的错题本放在办公桌上,“谢谢波风老师……”

他精心策划了半年的完美计划,在扉间桌子上那盒精心包装的巧克力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终于,到了情人节下午,止水带土一致认为镜这么唉声叹气下去太丧气了,长吁短叹得让他们两个脱团狗都心里毛毛的。

不行,得解决了镜的终身大事问题。

于是趁着老祖宗吃完午饭打着哈气会自己卧室养精蓄锐,好好为晚上和柱间的滚床单活动做准备的空当,止水拦下打算上楼回自己房间继续当蜗牛的镜,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好好开导开导他。

“兄弟,你知道白学吗?”止水叹了口气,哥俩好的揽住镜的肩,言简意赅地以一个问句开了头。

镜吊起眼睛,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正埋头发短信的带土这时候抬头举手:“我知道!‘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有了能做一辈子朋友的人。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止水接上,同时把镜摁在沙发上,正在电视机上团成一团的猫大爷睁开他那双黄澄澄的大眼,以一个对它这个体型来说绝对是奇迹的灵活动作闪电般蹿到镜的脚边,扒拉着镜的小腿跳上了他的膝盖,咬咬镜的手指,求抚摸。

“说人话。”镜习惯性的给猫顺着毛。

“那些年错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

看着止水带土一唱一和,镜的心情更低落了。

“去吧!我们宇智波家的家训就是不要怂就是干啊!”带土握拳。

“还有不到12个小时,你可要把握住机会。”止水语重心长,“东三雪碧啊!历史的教训啊!你看看,你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咱家出一个带土这种低情商儿童就算了,镜你这么浓眉大眼,可不能学带土啊!”

“呵,止水你说谁低情商,我等下可是要去找卡卡西能住一间房的。今天鼬可还是另开一间房给佐助补语文。”

“嗯,你情商高,去年还喊着自己比咱家院子那棵树还直,白白浪费了五年……”

“……我、我那不是……那不是……”

“今年咱家院子那棵小松树不是被雷劈,未老先弯了么。”镜突然开口,觉得带土傻人有傻福,连老天都帮忙。再一想自己,更沮丧了。

“早死早超生。”止水说,“不然你就只能千手老师的婚礼上如坐针毡了。为了不在千手老师的婚礼上假笑然后想不开跳楼,我建议你今天就快刀斩乱麻,该强吻强吻,该推倒推倒,好歹摸着了个手,此生无憾了。”

镜先是呆了一呆,接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猫往带土那边一扔,匆匆向楼上自己的房间跑去,没一会儿就抓着外套和毛茸茸的白狐狸头零钱包冲了下来,向玄关冲去。

“今天家里可没人,记得在外面吃饱再回来!”止水冲换鞋的镜说,镜挥挥手。

等门关上,带土和止水对视一眼。

“你什么时候出门。”两人异口同声的发问。

“嗯……再过半小时吧,卡卡西说社团活动还没完。”带土说。

——然而半小时后,他们谁都没得出门了。

原因无他,镜视死如归的冲出家门之后,他俩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下出门,一转头就看到自己老祖宗悄无声息地抱臂倚在走廊里,面无表情,不知道听了多少。

“‘东三雪碧’什么梗啊,给我讲讲?”斑抬头,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他们,“反正柱间还得一会儿才来,你们言简意赅的说说吧。”

吾命休矣。

两人倒吸一口冷气。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的得意门生宇智波镜这两天不对劲。

很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昨天早上在校门口镜还笑靥如花恨不得举着错题本长在自己脚边,到了中午却垂头丧气仿佛失了少年该有的精神气成了中年工作不顺的上班族,见了自己也蔫蔫的,像霜打了的茄子。

联想到今天就是情人节,千手扉间也曾喊和镜走得比较近的猴子他们来,旁敲侧击询问过镜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女生。

结果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跟见了鬼似的,一个个结结巴巴东扯西扯,就是不说正事。

连最让人省心的小姑娘小春都支支吾吾。

没辙,最后还是扉间挥手让他们全都出去。

摸着下巴,扉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镜有喜欢的女生是没得跑了,而且知道的人不少,肯定也是有一段时间了——

现在这个样子,估计就是告白失败了。

虽然不赞成早恋,可是扉间感情上还是为镜有点不平,不知道是个怎么优秀又高傲的女生,才会拒绝这么好的镜。

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了和镜约好的授课时间,然而既没有见到镜的身影,也没有接到镜的请假电话。

看样子这次被拒绝的经历真的给镜很大的打击。

扉间摇摇头,想着等下该怎么安慰镜才好。然而他没有什么安慰人的经验,周围也没什么人会来找他求安慰,更没有被安慰的经验——

堪称万能的千手扉间,终于找到了一件他不擅长的事情。

为了打发时间,扉间摸过镜的错题本,翻了几页,眉宇间不由自主染上了几分温柔的神色。

镜的错题本上工工整整地整理着各种类型的错题,错题分析简直写成了小作文,直接拿去当辅导材料都绰绰有余。除此之外,还标出了“猴子计算有问题”“团藏题干分析有误”等标注,简直比他这个当老师的还操心。

——他对这个稳当的学生,向来是能放一万个心的。

 

“叩叩。”

正当他翻看错题本时,办公室的门被叩响。

“进来吧,镜。”不用开门,扉间就知道一准儿是镜来了——只有镜的敲门声是这样的。

“扉、扉间老师下午好!”

“不用这么赶,今天是节日,迟到一两分钟无妨。”扉间安慰他,看到镜跑得头发都有些湿,“要是热的话,就先把外套脱了搭在沙发上吧,休息室的暖气也挺足的,等下回家的时候小心被风吹着了。”

“是!”镜的脸被路上还有点寒冷的风吹得红红的,垂着眼睛,看上去依然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你……需不需要休息一天?”迟疑了下,扉间还是问了出来。

“不不不……不用。”误以为老师破天荒地第一次想过情人节又因为和自己约好了补课时间不好意思说,镜更失落了。

觉察到镜的失落,扉间以为自己这句戳到了镜的伤痛,也就闭上嘴,不再多言,等镜放好外套过来像往常一样帮他补习。

 

告不告白呢……老师看上去是对那个女人动了真心了……我现在告白会让老师为难吧……

可是……可是不甘心啊……

反正……老师也只把我当小孩子吧……不然为什么除了老师,其他人都看出来了呢,明明老师这么敏锐……也只可能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才会不设防吧……

小孩子做出什么事,都能用一句“任性”和“冲动”掩饰过去吧……

也可以趁老师不注意,把老师推到,然后压上去强吻老师吧……至少可以留个吻……

镜无意识地咬着笔头,连之前他恨不得买录音笔录下的扉间讲课的低沉嗓音都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了。

今天扉间的洗发水又换回了之前的薄荷味。

扰得镜更加心神不宁了。

 

“老、老师!”

在扉间还在奇怪是不是室内暖气太足,烘得镜的脸越来越红像煮熟的虾子,刚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镜突然扔下笔,猛得转过头,一拍桌子蹭的站了起来。

两人的距离太近,还没来得反应,在镜站起来的瞬间扉间觉得自己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意识到是什么之后他也猛得脸颊发烫起来。

“什、什么……”

“我喜欢老师!请老师等我十年……不,请等我五年长大!”镜下意识抓住扉间的手腕,盯住扉间的眼睛,无比认真的说。

——就是这么一抓,从两人接触的皮肤上传来的热度暖化了他所有的勇气。

说出这句压在心底三年的告白,镜非但没有松了口气,反而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扉间的眼睛。

被镜的直球击中的扉间目瞪口呆,即使机智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他万万没想到,镜喜欢的,竟然是自己。

——不过这也就能解释为啥从猴子到小春,一个个在自己面前都半点口风不露了。

因为他这么一沉默,扉间看见镜的脸色渐渐煞白,头也低了下去,嘴唇翁动,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然而握住他手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大的,根本不给他抽出手的机会。扉间怀疑,自己只能拉断镜的胳膊才能强行抽出手了。

“你先坐下,有什么事好好……”扉间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跳得他脑仁发疼。 他把手搭在镜抓自己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想着先把自己的手解救出来,这时候万一有人来,影响多不……

 

想什么来什么,就这么巧,休息室的门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是气势汹汹的斑。

“等等啊,斑,对小孩子不能打,尤其是镜这种听话的,好好和扉间谈谈怎么处理这个问……问……问题……”紧跟在斑身后一直在劝阻的柱间在看清扉间和镜的动作后,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看都像无良教师强逼纯良学生。

“千、手、扉、间!”

斑刷得拎起门边的拖把就要上去,被反应过来的柱间一把拉住:“等等!先听他们解释!万一是在排练话剧呢!”

立刻,斑的怒火分了一半给睁眼说瞎话的柱间,转头怒视柱间,如果眼刀能杀人,那现在早就被戳得千仓百孔了。

在心中给自己突然靠谱的亲大哥比了个拇指,这边回过神来的扉间麻利地抽出手站起身,见镜还呆呆的杵在那儿,还不留痕迹得扯了他一下让他回神。

 

看看坚决挡在自己身前的像堵墙的柱间,再瞥了眼镜,斑哼了声,冷静了点。

尽管不想承认,他跟千手扉间打了这么多年,对千手扉间的人品还是有点了解的,千手扉间倒也不会是会对学生下手的人。

何况止水和带土处于自己有了对象,就恨不得全天下有情人都花好月圆的年纪,给他的叙述多少有点偏差。

他是生气自家的好白菜上赶着要让猪拱,猪不拱还寻死觅活的。

斑挑了下眉,倒也没再动手,等着解释。

“嗯……”思索了下,扉间决定还是自己把这个责任揽下来——他实在不想自己的学生因为一时青春期的躁动被斑打得半身不遂,他不用天天面对宇智波斑,然而镜的监护人可是宇智波斑,“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误……”

“不不不!是我!是我逼迫老师的!要打请打我!”深知自家老祖宗性格的镜一哆嗦,怪力上身一把扯过扉间,用自己比扉间矮一头的小身板挡在扉间身前。

不挡还好,看镜现在的样子斑更生气了。

——这他妈的明摆着扉间想脚踏两只船,有了能情人节送巧克力的情人还要吊着镜的节奏啊!镜这小傻子还他妈的任劳任怨一头栽进去的样子!

而柱间看自家弟弟的表情也变了。

你身为老师怎么能迷惑学生呢。

柱间皱眉不赞同地看着扉间,眼神赤裸裸地透出这样的信息。

——反正没人相信镜的解(zi)释(su)。

“和扉间老师没什么事,都是我一厢情愿!”镜急切地说,“跟老师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我不好,因为见到老师桌子上写着‘送给我心里世界上最好的老师’的巧克力一时鬼迷心窍……”

“千手扉间你果然在玩弄学生的感情!”

“不,不是,我……”扉间觉得自己这是跳进南贺川也洗不清了。

“镜啊,不用给扉间找借口了,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柱间一边牢牢抱住斑以防上明天的木叶日报头条,一边对镜语重心长,“可是呢,这事不是你揽下就行的……”

“柱间你让开。”斑缓缓扯出个狰狞的笑容,开始撸袖子,“别让我连你一起揍。”

“大哥,宇智波斑,你们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不是已经给你解释了么?你一个大学时候的散打社社长,能抽不出手?你当我弱智?千手扉间,我之前还一直觉得你还算得上是个男人。”

“真的是我逼迫老师,向老师告白,老师太震惊才挣脱不了的……”

扉间捂住头,觉得头疼的快要炸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砰砰”

“有人在吗,我进来咯——”

咔嚓一声,今天教师休息室的门第三次被打开,医务室的纲手老师心情颇好的走了进来:“二爷爷,我来拿昨天放你这里的巧克力啦。”

纲手全名千手纲手,虽然看着和柱间扉间差不了两三岁,但按辈分儿得喊柱间扉间他们爷爷。

瞬间,全场的目光集中在扉间办公桌上那个包裹得很好的小方盒子上。

“哟,大爷爷和斑先生也在啊,难得难得,还有小镜,情人节快乐哟……”纲手奇怪地看着乱成一团的教师休息室,迟疑了下,“呃……我打扰到什么了吗?”

“什……什么巧、巧克力?”镜瞪大了眼睛,舌头打结。

“啊哈,就是断寄给我的情人节巧克力啦。”说起男友,即使是大大咧咧的纲手都忍不住脸色微红,瞬间全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移动到她身上,看的她十分不好意思,挥挥手,“昨天寄到的,我不是这两天代替大爷爷去开会了么,怕放我桌子上会被自来也看到拿走和大蛇丸分吃,就拜托二爷爷帮我签收一下……哎呀,就是这盒,‘送给我心里世界上最好的老师,致纲手姬’,真是的,写这么大的字,只能在纸条背面写我的名字啦,这样直接反着贴不就好了……喂喂,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有什么问题吗?”

“……”

“……”

“……”

“……”

“哎哎哎小镜你怎么哭了……大爷爷你蹲什么墙角捂什么脸……”

“你们到底怎么了啊!”

 

十年后,情人节当天。

“呐呐,怎么样,你不是说去给宇智波老师送巧克力去了吗?怎么又抱着回来了……”

“……宇智波老师在打电话,而且他桌子上放着盒巧克力了。”

“……桌子上有巧克力也不代表什么吧,宇智波镜老师不是挺喜欢甜食的吗,是你想多了吧。没听到宇智波老师有恋人呀。”

“可、可是我听到他打电话给别人,还压低声音特地用那种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里说、说‘和巧克力相比,我更喜欢吃老师你啊’!”

“………………”

“你确定是宇智波老师吗?不是被魂穿了吧?那么温柔的宇智波老师怎么可能说出这么色情的话啊!”

“呜呜呜呜呜……就是因为这样……才输的彻底,根本没戏的呀……”

=====================

终于赶上毛领子的生日啦【躺

三个月没码字,C是什么我不造了……大家将就吃【捂脸

评论(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