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镜扉ABO】失控 四(AB向,有OOC有私设)

这章有狗血有天雷更有极大OOC
提前警示

前文:

一:点我   二:点我   三:点我

 

扉间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于火炉,有团火从后颈的咬伤处沿着血管蹿至全身各处,仿佛恨不得要在每一个细胞上都留下灼伤的印记,来证明自己的所有权。
那是刻在基因上的、Alpha趾高气扬的霸道,无论Beta还是Omega都无力从天性上抵抗这种标记。
一一然而他却不讨厌。
因为那些信息素传递着,它们主人的浓郁的爱意。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扉间看到一道白色身影走近,温柔地将手放在他头上,像是多年前在他还是个孩童时分有人经常对他做的动作。
只是那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
扉间睁开眼,果真是早已去世多年的千手夫人一一那个和他有着同一发色和火色凤眼的温柔女子一如多年前离开的样子,穿着离开那天的衣着。
只是白色貂皮毛领上的血迹已经不见了。
“好久不见,扉间。”千手夫人温柔地笑着,阻止了他想起身的动作,自己坐在了他身旁,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我离开的时候,你才到我胸口……现在轮到我到你胸口了。”
“妈……妈。”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唤出了已有快三十年不曾叫过的称呼。
“抱歉呢,没有看你长大,让还是孩子的你承担了我的责任。”千手夫人歉意地说,“照顾柱间他们很累吧,扉间。”
“大哥是挺累心的……不过还好,现在大哥他成……成家了,板间去M国读书,瓦间他游戏倒是打得挺好。”
千手夫人抿嘴笑起来,漂亮的眼睛灿若星辰:“是么,真想见见现在的他们呀……不过你呢,你们兄弟四个中,我最放不下的是你。”
“……我?”
“是呀,柱间那样的性子,还得需要个人去帮他处理琐事帮他出谋划策一一板间瓦间又小得很,等他们成年后所有的麻烦你和柱间都处理完了吧。更何况,你后来又分化成Beta……妈妈真的,很担心啊。不过幸好,你遇上了那孩子。”
“那孩子……?”
“那个叫镜的宇智波家的孩子啊。”千手夫人眼中闪过几分狡黠,“妈妈都看着呢,你对他的心意。”
“……妈,你好像搞错了什么事。”
“如果不喜欢,何必会在听说他跟人打架后丢下研讨会坐最近一班飞机回学校。”
“如果不在意,为什么会把衣服盖上呢。他明明是个的Alpha呀。”
“……”
“为人父母的,嘴上再怎么说,但在心里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有个相伴一生的伴侣啊……”千手夫人敛去笑容,认真地说,“我一直担心你会因为家族、事业这些放弃自己的家庭……好吧好吧,为大我牺牲小我是很高大上啦,可妈妈还是有私心希望你能谈场甜甜的恋爱,找个可靠的人组建家庭……你出生的时候我想我的孩子们一定要成为大人物,你和老头子们斗智斗勇把他们堵得说不出话的时候,我好骄傲我的儿子即使是个Beta也不输给任何人……可看到后来你……我忽然后悔了,我宁愿你笨一点懒一点无能一点,作为一个标准的Beta过完平庸的一生……而不是,每天忙到只睡四五个小时,患上胃病的千手扉间。
所以当那个宇智波镜出现的时候,妈妈好高兴呀……我的小扉间终于要恋爱了。终于有人能替我继续照顾你了。”
“他比我小,又是个Alpha。”
“妈妈嫁给爸爸的时候也才十五岁,没人看好我们。一个平民家的Omega和千手家的家主,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呀。而且妈妈那时候也太柔弱了……哎呀,不说这些了,都是旧事,旧事。扉间你也觉得Beta配不上Alpha么。”
“不,从没有。”
“那就试试吧,等到再也走不下去再说。你要记住,妈妈永远支持你。好啦,看到你终于找到喜欢的人,妈妈可以放心走啦……”千手夫人俯下身,撩开银白色的碎发,在扉间额头上轻轻一吻,“你爸在那边等我等了好多年呢。加油哦,我的扉间。”
扉间伸出手,千手夫人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周身的炙热褪去,变成了温暖的爱恋,像是无尽的海洋,瓦解他花了半生构建出的自我防御外壳。
他想起那个名叫镜的青年温和的笑颜。
……是啊,没实践过怎么知道会不行。
他什么时候也被大哥传染了优柔寡断和消沉癖。
不过仗着Alpha的生理特性随意乱压人的毛病却是不能惯的。
这一次,他安然入眠。

在多年未曾有过的一场酣畅淋漓的睡眠后,扉间心满意足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卧室熟悉的天花板一一除了下身的酸痛以及后颈的酸涨感,再没什么不适感。身体已经被仔细清理过,也被人换上了干净舒适的新睡衣。
“老师!”耳边传来镜惊喜的呼喊。扉间转头,镜正跪在床边,穿着之前被扯得皱皱巴巴的衬衫,憔悴极了。见扉间醒来,镜先是急切地想扑上去查看老师情况,可还没碰到床,面色忽然一白,缩回身子,重新跪下。
是自己伤害的老师啊……强迫老师承受自己丑陋的私欲,擅自将自己的气味盖在老师身上……
有什么资格,再去触碰老师呢。
扉间支撑着起身,静静看着镜,眼中晦涩不明。
面对这样的老师,还不如被老师打死。
“老师……对、对不起……”镜白净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和愧疚,眼皮红肿,已经褪去红色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他低下头,不敢看老师的脸,心中充满了惊恐,生怕听到那人用他好听的声音冷淡地说出对他的厌恶。
一一老师本就讨厌Alpha。
“说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良久,扉间开口。
“……从,从一开始就……就喜欢上老师了……那时候,老师救我时候……”镜声音微弱下去,忍不住捂住脸,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的暗恋。十年前刚分化成Alpha过后,他被盯上宇智波血统的极端A权组织堵住,在催情剂即将注射入体内时,正巧被偷偷摸摸准备和斑幽会的柱间和来抓兄长的扉间看见后救下。期间扉间还因为他而被划了一道。
“啧,居然救了个Alpha,还是个宇智波。”医院里,扉间在看到镜的姓氏后漠然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然而那一眼却烙在了情窦初开的少年心尖上,演化成了少年梦中氤氳朦胧的含情春目。
后来,被柱间找来的斑将镜丢去家族训练场。
再后来,镜终于达到了斑定下的目标获得了自由,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千手扉间的研究生。
可是当真的重新站在扉间面前,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初刚成为Alpha时的迷茫少年,将心底事深藏,不敢告白。
一一直到昨天,在带土止水的鼓励下终于准备开口了。
一一却在见到老师的瞬间又怂了。
一一明明都已经想通了,就这样陪在老师身边就好,默默追随着老师就好,把会给老师造成困扰的爱恋深埋于心底最深处,直至死亡就好。
怎么……怎么就……
老师一定很厌恶吧,即使在沉睡中也紧紧皱着眉头。
“老师!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申请退学……明天就去切除掉腺体……再也不会出现在您面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随便您怎么处理我……”
水花在白色的地毯上氤氲出一点小小的水迹,伴随着青年的抽泣声,印入绯红色的眸子中。
一时间,室内只有镜渐渐微弱的、抑制住的哭声。
“还有呢。昨天为什么突然去学校。我要听实话,宇智波镜。”
“……”
“不说么。”
“……其、其实本、本来想在昨天和老师告、告白的……结果……结果却做出了……做出了……”
“不是告白了么。”
“什、什么?”
“还是说那时候只是随口一说的谎言?”凤眼微眯。
“不……不不不不是的……是、是告、告白……可是……”镜涨红了脸,又摇头又点头,急得不得了。扉间伸手,和之前一样揉了把镜软软的卷发,拉过他,抬起他的下巴,吻上了那张因为缺水而有些裂皮的嘴唇。
青年瞪圆了眼睛,连呼吸都忘了。
“不急,慢慢来……我又没拒绝。”一吻终了,扉间用指腹抺去镜唇上的唾液,低声笑起来。
“一一我等着你正式的告白,镜。”
“还是说,该由我告白了呢?”

End

谢谢大家观赏
这篇文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你们这一个月来对本文的支持*\(^o^)/*
顺便改了下之前的设定,小镜在本文中是研究生……
之后应该会放出本篇番外《【树洞】我觉的我们学长暗恋我们导师》,小春视角
……视三次元事情而定【跪
再次感谢对OOC的本文的支持……比心❤️

评论(10)

热度(210)

  1. Lily羽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