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镜扉ABO】失控(AB文,有私设有OOC)一

之前的脑洞挤时间写了点……宇智波镜是Alpha,二代目是Beta,有人介意的话抱歉了。私设有,本文B和O之间只有能不能发情和能不能生的区别。
有OOC,注意避雷

千手扉间是个Beta。
当年他分化之后无数人为之惋惜,也有不少人暗中嘲笑,更有人动了歪脑筋。
毕竟他是有森之千手之称的千手家本家次子,尤其是在前几年他大哥柱间宣布伴侣是死对头家的族长宇智波斑后,千手扉间的地位就微妙起来。
然而当事人本人却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有些庆幸一一与其在政治上勾心斗角相比,他更喜欢在大学里做些研究,正好借此机会让家族明白,柱间才是家主最好的人选。况且,由于Beta没有发情期,不会像Alpha与Omega那样因为情欲失去理智而耽误事情造成错误结果。
总之,千手扉间个人是非常满意他的性别。
至于那些心怀不轨凑上来的Alpha,从小被用Alpha要求培养大的扉间大大表示千手家的人如果能轻易被这种垃圾得了逞,怎么可能被称作千手一一
“就是这样的。”按辈分要叫柱间他们爷爷的千手家唯一Omega纲手姬笑眯眯地将偷看她洗澡的、全国排得上名的强大Alpha自来也打进重症监护室后说。
在大学教书过着清闲日子的扉间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能够安心做研究,大哥那边有斑看着也不用太操心一一虽然他和斑相互之间都看不惯对方,可对二愣子柱间的问题上两人却是有着一致态度。
今年三十二岁的他带了六个研究生,其中一个研二的叫宇智波镜一一宇智波斑养大的孩子。一开始拿到名单时他以为是宇智波斑看他日子过得滋润不舒服想上点眼药,结果接触下来发现,镜不像其他宇智波那样非常狂妄自负神逻辑,虽然是A反而谦虚有礼,认真好学,也没有其他A那种乱放信息素来显示强势的毛病,对自己各种关心十分照顾又不过线。而且,知道自己讨厌A强烈的信息素之后,每次与镜见面镜都会贴心的收敛。
于是,宇智波镜在他心中一下子由重点防范对象变成了最喜欢的学生。
连六个学生中唯一的女孩子小春有时都会玩闹似的抱怨老师偏心。
“如果你们有镜一半上进我也会偏心你们。”扉间哼了一声,对弟子们道,“快去实验室一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故意把难的交给镜去做,再有下次,即使是镜来求情你们也别想及格。”

但是扉间与镜两人单纯的师生关系截止于一个平常的下午。
那是一个同往常没什么区别的春日的下午,由于临近放假,家远的团藏和秋道已经先行请假回家,扉间索性也批了其他四人的假。
然而等扉间在食堂吃完午餐回到实验室时,却发现本应在家休息的镜出现在实验台旁记录数据。
“呃,柱间先生去了家里,我想着不如来实验室继续之前的记录……”镜脸颊微微泛红,不好意思地说。扉间了然,一定是看今天天气好,自家兄长又去宇智波家和那人滚床单了。
千手和宇智波家都是极强的Alpha世家,而柱间与斑又是彼此家族里最强的,两人滚起床单来所散发的信息素简直惊天动地一一也幸好宇智波家占地大,人住得又少。
想着等回家一定要好好说教兄长在小辈面前收敛点,瞥见镜面红耳赤,扉间心想真是个羞涩单纯的孩子……
“说起来,小镜也到了找个Omega固定下来的年龄了吧。”扉间扯开话题,“有心仪的对象了吗?”
“啊,啊,那个……这个……”镜的脸更红了,简直要把头埋进地里。
“……”扉间有些无语,这孩子不旦不像个宇智波,还不像个Alpha。
真不知道宇智波斑是怎么欺压镜以致于镜软成这个样子。
“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你还小,又是宇智波,以后会娶到优秀的O共度一生的。”扉间安慰道,准备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
“那,老师有心怡的对象么。”
“我?目前还没有……而且我是个Beta,有没有都一样,也不会有A或者O爱上一个性冷淡的B吧。”
“不要这么说!老师,老师……老师在我心中是最好的!”
“那是你还没遇到命中注定的O。”扉间被这种孩子气的回答逗笑了,他拿文件夹轻轻拍了下镜的头,“好了,既然来了那就准备开始工作吧。”

“老师,你过来看一下数据。”镜拿着打印出来的数据走到扉间的身旁。
“恩,你说吧。”
“根据刚才的波谱分析,这个粒子一一”
“镜?”扉间有些疑惑地看着突然停下了话音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学生,下一秒,他也猛然变了脸色,他嗅到空气中有一丝很淡的甜味一一
有Omega发情了。还是初潮。而且是很强的Omega,连身为Beta的自己都能嗅到,更何况是镜。
“镜,你再控制一下,我去拿抑制剂。”扉间看着镜的双目渐渐变红,已经浮现出双勾玉
的形状。
“老师……请快点……”镜痛苦地呻吟。扉间转过身跑去角落的柜子取抑制剂,然而在碰触到抑制剂冷冻盒的瞬间,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了出来,扉间果断一个肘击向后击去,却被轻易化解,而来袭者甚至以此为契机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按在柜子上。
“镜!”扉间厉声大喝,希望能唤起自己学生的神智一一镜已经完全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强大的信息素使自己都受影响而行动有所迟缓导致了现在的处境。
更槽的是,他瞥到,镜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美丽的三勾玉。强大却陌生的镜。
镜一反常态没有回应,只是将身体压在了他身上,头埋在他后颈的腺体的位置嗅来嗅去,手也不老实的从腰间伸进了衬衫里。
扉间略微松了口气,他是个Beta,失控的Alpha偶尔也会把Beta误以为为是Omege强行按倒后用自己的信息素强制诱发Omega的发情,但在闻不出Omega的信息素时便会放开Beta去寻找Omega。
然而镜却没有,反倒用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那一小块皮肤。那块皮肤极为敏感,即使是Beta,也会有一种苏苏麻麻的快感。
“老师刚刚放松了呢。”镜勾起一个笑,声音因情欲而沙哑。他解开扉间的腰带,不由分说地绑起了扉间的双手,然后将扉间翻过来,附到扉间耳边,放低了声音。
如同恶魔地低语:“可是老师,我不要Omega,我只要扉间老师你。”


TBC



谢谢观赏

评论(20)

热度(246)

  1. Lily羽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