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镜扉】年

一个四五岁的团子镜一见扉间误终生的故事【弥天大雾】

逻辑的棺材板已经让我钉死了,人物走形OOC,被雷到不好意思啦【合掌】

也不要问我背景是啥,就是个不中不日架空世界……能接受的姑娘就往下拉吧

=========================================

年关将近,今年的千手家格外热闹。

原因无他,千手家这一年,呃,双喜临门,先是老家主终于把家主之位传给了儿子,自己带着老婆满世界乱跑去了;二是新上任的家主千手柱间是直接带着“家主夫人”上任。

虽然……这个“家主夫人”是个如假包换的男的,还曾是千手家的死对头,宇智波家的新家主,宇智波斑。

不过不管怎么样,刨除两家前家主都被自己儿子气的甩手不干出国散心、两家二当家也差点掀了桌子这类家庭内部矛盾,四舍五入一下也算是桩喜事了。

千手家本就是个大家族,加上来了将近一半的宇智波家,两家之前还有点恩怨,就有好多热闹了。

千手兄弟俩肩上的担子一下子重了起来。千手柱间脾气好,又是家主,负责调停矛盾;千手扉间就接手了负责料理诸如年货、送礼等琐事。

因为今年底下送来的年货特别多,加上还有宇智波家的那些,千手扉间又是个严谨的性子,除了大雪的日子,千手扉间简直是长在了前院大宅门口,忙着招待各路人马、清理年货。这么一来二去,时间一长,倒也没出什么大乱子。

距离除夕越来越近了,忙年也逐渐进入尾声。

这天,昨夜肆虐了一夜的风雪终于停了,千手扉间看外面虽然偶尔还有雪花粒子飘下来,但也不大,又算着千手家最后一批年货要送来,就又站在了宅门外,指挥着雇来的工人卸货搬运。

一到冬天,天寒地冻,千手扉间习惯性围了条大毛领挡风,虽然穿着臃肿的羽绒服,可架不住扉间个高身材好,往门口那么一站,简直是杂志上走下来的衣架子,配合他与生俱来的气势,惹得人不由得多看两眼。

一会儿,千手扉间正和送货来的千手家的老佣人说话,就感觉一只小腿被什么抱住,低下头,才看到是一团穿的毛绒绒的团子,像只小无尾熊抱树一样抱着他的小腿。

是个大约四五岁样子的小孩子,头发卷卷软软的,看上去十分可爱。现在风大,小团子眯着眼,头发上都是细小的雪花冰渣,冻得直哼哼。

“哟,这是谁家的孩子。”押货的老佣人慈爱地笑起来,看团子生的可爱,想捏捏,结果小团子虽然看上去冻得像个小雪人,但是还是侧侧头,下意识躲着他的手,可抱着扉间的手没有松开。

“柱间大人家的?跟您真亲……”

只看了一眼,扉间心里就有了底,这是谁家走迷了路的小孩子。

 “不是大哥的,大哥的,爱、对象是个男的,生不出……算了,等下带回去问问是哪家的父母如此不负责让他乱跑。”扉间摇摇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看了看搬得热火朝天的年货队伍,又看了看冻得脸颊通红的小团子,弯腰抱了起来。

他暂时腾不开去叫人,手边没什么联络工具,周围又都是外来的搬运工,人多眼杂,放这么小的一个小朋友乱跑不安全,小团子又摆明了“赖上”了他,倒不如先抱着,等忙完这趟再去问,反正小孩的父母跑不出千手家大宅。

 

这团裹成团子样的小不点就是宇智波镜。今年宇智波家现任家主斑来千手家过年,不少宇智波也跟着一并来到了千手家的驻地,探探情况,没什么事等来年开春天气暖和了,就跟着斑一起搬过来。镜的父母就是这部分宇智波,夫妻俩本就是孤儿,没什么长辈能帮忙看孩子,见儿子打小乖巧听话,想着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一咬牙带着儿子也一起来了。

小夫妻俩忙,白天只能把儿子托付给周围朋友家的孩子们帮忙照看一下。镜长得白白净净、粉妆玉砌的,十分讨人喜欢,放下芥蒂后成了朋友的千手家和宇智波家小姐姐们也都喜欢带着他一起玩。

镜会迷路到在大门口的千手扉间身边,也是小姐姐们一时好心,想着他没见过雪,正巧前一天刚下了场大雪,就给他多加了衣服带着一起去有大空地的院子里玩了。可小姑娘们也不过十四五岁,正是好玩的年龄,一打起雪仗来也就忘了还带了个小孩子,等想起来的时候一回头镜早就不见了。

镜也不是故意乱跑的,他是因为被冷风吹得睁不开眼睛,感觉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他脸上,多呼吸两下都觉得自己的鼻子掉了,小小的一团下意识想往暖和的地方靠近,走来走去的路人也是好心,看这么小的一个小孩子自己在路边,就顺手把他带到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想着大人应该也没走多远,估计马上就找来了。这一好心,镜就迷迷糊糊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再睁开眼周围只有陌生的大人,没有他认识的小哥哥小姐姐,周围的屋子看上去也都从没见过,他又不敢哭,怕被坏人知道自己迷了路被抱走,只能自己靠着记忆乱窜。走着走着看着前面远远有团看上去就超级暖和的大毛领,冻得直打哆嗦的镜早就把坏不坏人的想法抛在了脑后,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抱住不撒手了。

穿着大毛领瘦瘦高高的大哥哥果然把他抱起来,镜如愿以偿地把脸埋在了厚厚软软的毛领子里面,感觉自己冻掉的脸有长了回来,直接不抬头了。

于是进进出出的搬运工看到千手家一向以严格难说话的二当家单手抱着个“衣服团子”一脸严肃地指挥他们运货,团子把头埋在他肩上的毛领里。大抵生物对幼崽都有种与生俱来的怜爱感,刚刚还看上去散发着冷气的千手二当家这么一抱小孩,形象霎时间软化了不少。

扉间刚成年,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抱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也不觉得累,镜又感受着温暖一放松,睡了过去。

过了一阵,扉间看天阴沉的不成样子,估摸着马上就要暴雪,看今天送来的年货又搬得差不多就让工人们先回家了。等人散的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来怀里还有个娃。

正巧这时候千手家新任大当家,千手柱间看天不好出来想着今天先到这吧,出来喊弟弟明天再说。柱间望着他弟皱着眉头瞥着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孩,走过去惊奇地问道:“扉间你什么时候有了娃?”

“……”千手扉间懒得跟他哥计较这个说法,问,“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

柱间认真打量了打量小团子,托着下巴努力思考了下,摇摇头:“唔,没见过……扉间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然后哥俩大眼瞪小眼起来。

扉间头痛之处就在这,他对每个千手家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的长相都烂熟于心,刚刚他送走了工人,想看看这是谁家的孩子给送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小团子的长相他是第一次见。

这就难办了。

最后兄弟俩决定在外面冻着也不行,就是报警也得先回屋里才行。路上扉间怕冻着了小团子,还用着护着团子的后脑勺,防着冷风。

回了扉间住的屋里,还没放下小团子,柱间突然一拍脑袋:“对了,会不会是宇智波家的小孩?我前几天和斑唠嗑,听他说好像是有对小夫妻因为家里没人看,过来拜年的时候把刚会走路的孩子也给带来了……”

听到兄长这么说,扉间眯起狭长的眼睛,表情微妙起来。

他之前也曾有过这个想法,然而他下意识觉得宇智波家不可能有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孩——他见过的宇智波,有一个算一个,都像泉奈和斑一样,不可一世到令人讨厌。

可是这个孩子不一样。

恰好此时,小团子仿佛被暖醒了,看了看扉间,又看了看柱间,揉了揉尚还朦胧的睡眼。

“……你叫什么名字?”扉间放缓了声音,轻声问道,他的嗓音本就沉稳,这么一压低,有了种说不出的性感。

“我叫宇智波镜,明镜止水的镜。”镜眨巴眨巴眼睛,有点害羞地说。他这时候还小,不懂什么叫性感,只觉得抱着自己的大哥哥声音听起来好听,人好好看,想让人靠近——然后镜也这么做了。他又凑过去,揽着扉间的脖子,再一次把头埋进了扉间还没脱下的毛领里。

刚遵从本心埋进去蹭了蹭,镜突然想起来屋里还站着个人,也没问大哥哥的名字,忙抬起头,“大哥哥你呢?柱间哥哥也在啊……”。

“啊哈哈,是小镜啊,他是我弟弟,千手扉间,你喊他扉间哥哥就好啦。”

“扉间哥哥!”镜马上转头,脆生生地喊着千手扉间。

“……”

扉间被一点都不怕生自来熟的小团子搞的无话可说。未了,他叹了口气,颠了颠赖在自己身上的小团子,又望着一脸“看吧我果然没猜错”的柱间,没辙了。

 

本来扉间想把镜交给柱间带过去给宇智波斑处理,没成想受了一天累的镜又趴在他身上睡着了。没办法,扉间抱着镜准备捏着鼻子跟着柱间去给宇智波斑送过去,结果半路遇到了正东奔西跑找孩子的镜的父母。

“下次把孩子看好了。”扉间注视着激动地只会说谢谢的夫妻俩,小声说道,见镜回到了父母身边,不想与宇智波家有太多纠葛的他接受了夫妻俩的道歉,想了想没什么其他的事,就准备回去了。

镜妈找了半天没找到儿子,又深知儿子不会乱跑,已经绝望地以为儿子被人拐跑了,现在儿子完好无损地回来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死死抱怀里的儿子。这一抱紧,镜就醒了。

迷迷糊糊间,镜眼睛刚睁开一条缝,恰好看到扉间转身的侧颜。

……好喜欢扉间。

被妈妈抱在怀里的镜恋恋不舍地看着渐渐走远的千手扉间,尚未清醒还是一团浆糊的大脑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娶是什么意思呀?”镜想起不久前还在家里的时候,邻居家大哥哥偷偷向他诉说他想要娶他的一个表姐,让他去偷偷问问那个姐姐对自己的看法。镜好奇地问大哥哥什么是娶。

“娶、娶就是……就是就是能实现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辈子在一起的一种办法。”邻居小哥涨红了脸,又不能随口胡诌,最后绞尽脑汁想出了个这样的解释。

邻居小哥肯定不会知道,他这么一解释,奠定了远在北方的千手家二当家千手扉间的终身大事。

 

我要娶他。

望着扉间背影的镜想。

 

“说起来,千手家二当家看上去也不是个很凶的人嘛……很耐心的样子呢。”路上,心头大石落下的镜妈和镜爸聊天说道。

“是啊。”镜爸看着镜妈怀里镜黑溜溜的眼睛,伸手刮了刮儿子的鼻子,“下次再见到你扉间哥哥和柱间哥哥,可要好好道谢,不能就这么睡过去啦。”

镜猛点头,看的镜爸镜妈也忍不住笑起来。

 

然而直到过完年,镜也只见了千手扉间一面。

那还是在除夕晚宴上,千手扉间代表千手家给他们这群宇智波家未成年的小孩子们发压岁钱的时候。

接过千手扉间手里的红包,镜瞪大了眼睛,说完谢谢扉间哥哥,刚还想说什么,结果扉间没等他开口,又从口袋里掏出粒巧克力剥开塞进他嘴里,接着冷淡地转头给排在他身后的宇智波手里塞红包了。

 

好甜,想把扉间哥哥娶回家天天喂我吃糖果。

紧紧攥着红包啜着巧克力的镜想。

 

那么怎么样才能娶到喜欢的人呢?

“娶?小镜,姐姐给你讲哦,首先你要有足够养家的钱,不能让喜欢的人跟着你吃苦受累哦。”被问到的宇智波家小姐姐说道。

“嗯……我现在只有压岁钱,还有小猪存钱罐,够吗?”镜掰着手指,为难地算着。

见镜一脸认真,小姐姐也起了逗弄之心,笑嘻嘻和他开玩笑,“当然够啦。”

镜兴高采烈地冲小姐姐挥挥手道别,一溜烟跑回了家。

 

镜一回家就把自己的压岁钱和小猪存钱罐倒出来,他虽然现在还没上学,但多少会十以内的加减法,按着面额一二三四五的胡乱地数了起来。

听到儿子翻箱倒柜声音的镜爸从厨房走出来,一眼就看到自家儿子趴在地上叨念着数字,还像模像样的把颜色相同的放在一起。

镜爸被镜数压岁钱的行为逗笑了,他揉了把儿子软乎乎的头毛,忍着笑蹲下问道:“小镜这是看上哪家姑娘要攒聘礼吗?”

这本来是一句无心的玩笑话,镜爸就是想逗逗儿子玩,没想到他家儿子却异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认真到镜爸也莫名其妙地严肃起来,收敛了笑容。

“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呢?”镜爸琢磨起来,心想估计是千手家哪个小姐姐,宇智波家的小姑娘镜从小就见,之前没有什么反应。

唔,如果是千手家的小姑娘,看镜的样子也是认真了,那也不妨试试看,趁着现在两家交好先订个娃娃……

然而下一秒镜爸冷汗刷得冒了出来。

他听到他家乖儿子奶声奶气地童(chi)言(ren)无(shuo)忌(meng):“我以后想娶扉间哥哥。”

“……”

镜爸瞪大了眼睛,暂时失去了语言能力,和儿子大眼瞪小眼,半晌才回过神来,面对儿子期待的目光,他硬着头皮说:“呃……千手扉间不能娶……是非娶品。你的扉间哥哥是个男的,不能娶。”

“可是柱间哥哥和斑大人也都是男的呀。”

“这个……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你现在还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哦哦,因为我现在还小,所以不能娶扉间哥哥,等我长大之后就可以娶扉间哥哥啦。”镜小大人似的点点头,以为理解了老爹的意思。

“长大了也不能娶!”镜爸看自己儿子这个样,有点急了。

镜眨了眨眼睛,看他爹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撇撇嘴,“哇”的一声就哭起来,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镜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哭这么凶过,急的镜爸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安慰好。

这时候镜妈从外面回来,看儿子哭的这么凶,以为是自己老公又手贱惹哭的,急忙脱了外套,搓了搓手,抱起镜拍着他后背安慰着,同时凶巴巴地瞪了自家老公一眼,“你又怎么惹小镜了,他愿意攒压岁钱就攒着呗。”

“我没有!”镜爸非常委屈,“他攒钱是为了要娶千手……”

“那就娶呀,儿子比你靠谱多了,这么小就知道先下手为强,攒钱娶媳妇。”镜妈不明就里,打断镜爸,“现在又不是两家闹得凶的时候了……”

镜爸捂脸:“不是,你知道他想娶谁么……”

“我要娶扉间哥哥。”把眼泪蹭了镜妈一肩膀的镜这时候突然抬头,虽然之前还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此时口齿却特别清晰,清晰到镜妈差点没抱住失手丢出去他。

“爸爸说我不能娶,扉间哥哥是非娶品,那我来千手家,就好了,是不是,妈妈?”

“……”

这下镜妈也被儿子的理想震惊了。

镜看自己妈妈也一脸难以置信,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又继续哭起来。

 

最后还吃撑了出来遛弯的柱间解了围。

最近几日大雪,本来就冷的宇智波斑越发不愿出屋了,柱间只好自己一个人出来散步。走了一段路后就听见有谁家的小孩子一直在哇哇大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就好奇地循声过去凑了个热闹。

没想到是一直表现的乖乖巧巧的宇智波镜。

“唔,怎么了?”柱间问道。

气氛一瞬间僵住了,只有镜不嫌累的在哭。

镜爸镜妈尴尬地看着彼此,不知道咋说才好。

他们能怎么办呢?难道要说“我儿子看上了柱间大人您的弟弟,千手扉间,我们不让,他就哭上了”了吗?

倒是镜,听到柱间的声音后止住了哭声,趴在镜妈肩膀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柱间,“柱间哥哥,我以后想娶扉间哥哥。”

镜爸觉得自己早晚得死于心肌梗塞,同时庆幸斑没跟着来。

镜妈下意识捂住镜的嘴,刚想说童言无忌柱间大人您别放在心上,没想到柱间哈哈大笑起来,笑完摸摸镜的小脑袋,“好啊,那就等你长大之后来娶扉间。”

“真的吗柱间哥哥?”镜眼巴巴的看着柱间,打着小小的哭嗝。

“当然是真的了。”柱间捏捏他的小脸,用袖口给他擦干脸上的泪痕,“不过小镜要特别努力、比其他人花更大的力气成长哦,千手家,尤其是我弟弟的聘礼可不便宜,不是压岁钱就能攒够的呢。”

“那,要多少才够呢?”镜紧张起来,有点苦恼。

“至少要送扉间喜欢的东西才行。”看到镜的表情,柱间的语气也郑重起来,“而且聘礼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他喜欢上你,想和你一起生活,才可以哦。不过这可不容易呀,小镜。”

“那送给扉间哥哥一屋子的毛领子,他会喜欢吗?”镜的眼睛亮了起来,满是小星星,“唔,好多好多条毛领子……”

“或许吧,我不是扉间,不知道啊。”柱间说,“如果他喜欢你,小镜送毛领子,他只会更喜欢;如果他不喜欢你,小镜就是把星星送他,他还是不喜欢……扉间喜欢的东西,这要小镜自己去摸索呢。而且留给小镜你的时间好像有点不多呢,万一扉间在小镜长大之前喜欢上了别人,你们俩这辈子就错过了,小镜再怎么哭都不行了。”

“那我要快快长大。”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喝好多好多牛奶,快点读书认字……让扉间哥哥喜欢上我。柱间哥哥,拉钩钩哦。”

“来,那我等着小镜你长大之后回来娶扉间。”

于是,千手扉间,就这么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自己亲哥卖给了个还在哭鼻子的宇智波家小豆丁。

最后一段实在发不出来了只能发外链图片我不是故意欺骗感情的【哭】


-END-


谢谢观赏


和 @阿念/阿雷的储物柜 太太一起想的脑洞,因为阿雷雷太太想看,我就写出来了,当太太卖给我火舞安利加帮忙找票的谢礼啦【比心】

团子镜的小脸我也想捏,扉间的毛领子也想埋【暴风哭泣】

呜呜呜仔镜一级可爱啊!怪阿姨写的心花怒放,想吃什么样的老师阿姨都写给你!【被揍】

以及最后一段我真不是故意放链接欺骗感情的qwq图片插入不了文字不给过,只能放外链我也好绝望

明明只是清水的一啃啊!肾虚少女驾照已扔早就开不起车啦_(:з」∠)_

评论(19)

热度(155)

  1. 毛领的痴汉^_^羽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