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曈

文雷没C,建议自己点叉。工作党废狗一只,关爱工作狗从你我做起。

【止鼬】kiss

一个告白总是被打断的幸运E水哥最后被鼬直球击中的校园故事……
一个有水哥女装情节的OOC故事,慎入
被雷到求轻揍
其他有提到、暗示的CP为柱斑镜扉带卡佐鸣
=======================

最近少年宇智波止水有点小烦恼。

他纠结要不要向自己的同族,宇智波鼬,告白。

虽然他和鼬的关系已经好到就差捅破那么层窗户纸了,被镜和带土多次打趣两人是老夫老妻,但因为窗户纸没破,两人到现在还处于牵小手状态,连个吻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更进一步的生命大和谐了。

“哈?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你跟鼬现在的关系,告不告白有什么区别?”带土叼着根棒棒糖,拍拍止水的肩以示安慰——自从跟卡卡西修成正果后,带土一下子从宇智波家低情商代表人物摇身一变成了感情专家,除了柱间和斑的感情外,其他人的感情问题他都要过去凑一凑,“不要拘泥于呆板的形式。”

宇智波镜在一旁猛点头。

“对,告白只是个形式,不重要。”镜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你看,你之前不是告诉我,早死早超生,怂逼毁一生吗?”

止水面无表情地瞪着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族,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经过这两人的安慰更心塞了。

止水很苦恼,他也不想要相敬如宾的柏拉图式。作为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少男,他也想去秋名山开把车。

然而每次一见到鼬,他又会想,要告白,要给鼬一个浪漫的、能回味一生的告白。

他也不是没有过打算,早在带土还喊着自己是直男、镜还懵懵懂懂在笔记本空白处偷偷羞涩地写着千手扉间名字的时候,止水就在不动声色地规划告白了,可阴差阳错的,总是差那么一点。

 

止水准备的第一次告白是在经典的校园樱花树下,也确实是把鼬带到了办公楼前的樱花大道上——午休时分,他去鼬的班级找了个借口说波风老师有关于佐助的事情找鼬。

然后自然而然地牵着鼬的手,来到了通向办公楼的那条樱花大道上。

春风和煦,吹落了一地樱花,抬头望去,似乎连天空都染上了樱色。

止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转过身,伸手抚掉鼬缎子似得黑发上的那片樱色,微微低头,在鼬不解的目光中开口:“鼬,我……”

气氛正好,连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止水的头越来越低,他和鼬的距离越来越近,远远望去,鼬仿佛被他整个人盖了起来。

 

“鼬!宇智波鼬!正好正好,波风老师找你!你弟弟把波风老师的儿子给亲了了了了了了——”

…………

瞬间,鼬微微蹙起眉头,眼神严肃起来。

“……我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

止水眨了下眼,表情也瞬间肃然起来。

 

第一次告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吹了。

 

第二次告白是在暑假一个晴朗的午后,那天阳光正好,晒得人懒洋洋的,热的人不想动。

止水和鼬坐在庭院里纳凉,鼬在看资本论,止水捧着本瓦尔登湖。

两人手边的茶水微微荡漾,风扇在两人身后吱嘎吱嘎作响,吹得人昏昏欲睡,思维浑沌。不由自主地,止水的注意力就落在了旁边的鼬身上。

不知是不是阳光正毒辣,气氛越发炎热黏糊起来。

今天吃过午饭没多久,斑就雄纠纠气昂昂去赌场揪人去了,两个老不安生的仿佛把这种当情趣,乐此不疲。

带土带着笔记本跟琳和卡卡西泡图书馆去了,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明明之前还大喊跟卡卡西不共戴天,今天卡卡西来找人,带土嘴上喊着烦死了而动作却快得恨不得从二楼窗户跳下去直接出现在卡卡西面前。

镜一大早就不知热似得蹬自行车驮着半人高的资料去大半个城市外的千手扉间家接受他的私人小灶去了。

佐助和他的三人学习小姐在楼上写作业,不时能听到佐助喊笨蛋的声音,书本拍人的啪啪声,以及女孩子忍无可忍地捶桌声。

 恋爱的季节啊。

止水看着鼬扬起的唇角,出神地想。

“那个,鼬……”

鼬翻书的手指停了下来。

“怎么了,止水?你的脸有点红。”鼬侧过头,看着欲言又止的止水关心地问。

“鼬,我喜……”止水下定决心,目光沉着认真。

 “哥哥——你的数学笔记在房间里吗?”

然而,此时佐助的声音从上方响起,止水抬头,看到佐助气鼓鼓地从窗户里探出头,“鸣人这个笨蛋连笔记都能抄错……”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看鹿丸笔记就做到这章的说!”

“笨蛋!鹿丸有老师的课外辅导在准备竞赛啊!”

“啊,应该在我书架第二格,蓝色封面。”鼬合上书,准备起身,“我去找一找……对了止水,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说现在外面太热了我们回房间开空调吧。”止水迅速调整表情,微微一笑。

第二次告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令人窒息的夏风中。

 

第三次告白,就是在今年的情人节了。

 

 每年情人节,柱间和斑总会过得人尽皆知,为了不打扰两人的二人空间,家里的小辈们总会善解人意地出去定房间,往年按人数是三间单人加一间双人,毕竟镜土水三人也不想大好情人节和彼此住一间房有碍各自名誉。

结果今年带土和止水被斑逼供镜和千手扉间的事完毕灰头土面急不忙跌地赶到酒店后,两人愣住了。

一间大床房两间双人房。

“哼,波风老师跟漩涡老师过情人节去了,这个笨蛋只好来找我了。”佐助抱臂冷哼了一声。

“对不起啊止水大哥,带土大哥。”鸣人双手合什,眉毛都怂了下来,“我钥匙找不到了,打电话给我爸绝对会被老妈揍,老妈生起气来超恐怖的说,头发都会束起来的……”

“说好了今年一起过情人节的。”卡卡西耸耸肩,冲带土挥了挥房卡,“走吧。”

“嗯,订一个双人房比较省钱。”鼬说,“就麻烦你了,止水,我和你住一间。”

已经想到的止水笑了起来。

牵着卡卡西手向电梯走去的带土听到这,趁机回头冲止水比了个姆指祝贺。

 

因为宇智波鼬老师的私人小灶今天多了一人,还是年级吊车尾的鸣人,等鼬回来时,已经到了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看着鼬有点疲惫的脸,又想起明天鼬还有个交流生面试,止水打了一晩上的草稿,全都咽回了肚子里,没了什么想法。

“我来吧。”

见已经洗完澡的鼬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还要看准备稿,止水忙说。

鼬没推辞,默默把毛巾递给止水,坐到了床上。

止水像擦元青花一样小心翼翼地擦着鼬那头锻子似的黑发,保持着吹风机的距离。

他的鼻间全是从鼬身上传来的酒店洗发水的柠檬味香气——鼬其实不喜欢用有香味的洗化用品。

止水感觉这缕香气一点点烘起了他面部高温。

从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鼬睡衣领口下的一点锁骨,像一点明月,又照得他心间有些澄澈,那些心事蠢蠢欲动起来。

今天,情人节。

房间门关着。

鼬和他之间的距离暧昧,他一伸手就能将鼬揽入怀中。

天赐良机。

这个情况,就是天降殒石,也够时间让他说出告白。

止水眼神一炯。

春天终于要来了么。

这种机会把握不住,他就活该单身一辈子了。

“鼬,我喜欢你。”他关掉吹风机,心一横,准备了千万次的告白这次终于完完整整说了出来。

然而换来的却是长久的沉默。

长久到让止水的心跳从一百八十迈慢慢平稳到正常水平,再到略慢,再到正常,长久到止水终于受不了低头看鼬的表情时,还没有得到回复——

不,还是有的。

止水看着靠着他肩头已经睡着了的鼬,哭笑不得,拿毛巾的手放也不是擦也不是。

最终,止水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把鼬放下,盖上被子,自己也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看着灰褐色阻隔了夜色的窗帘布睡不着。

怎么,总是棋差一步呢。

算了,不差这一会儿。

好事多磨……呢

 

第三次告白就这么阴差阳错地错过在情人节的晚上。

 

而后鼬日渐繁忙,止水也就没再有告白的心思,他每天早晚和鼬同出同归,无声无息替鼬打理好日常琐事。

这样不告白也没关系的吧。

在给鼬送完睡前牛奶道了晚安后,止水想。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一眨眼便到了盛夏。
在鼬拿到去国外交流学习的通知的同时,一年一度的校园祭要开始了。
大概是因为最后一次校园祭,止水他们班整个都放飞起来,女生们摩拳擦掌提议着各种方案,男生们倒是意见一致,最终,靠着男生的人数优势,校园祭的方案定为了女仆咖啡馆。
止水对此并没有特别的看法,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就是如何向和鼬的告白——无论如何,在这个夏天结束之前,他必须告白。
沉思半天之后止水终于下定决心,决定在校园祭之后的烟火晚会上和鼬告白。他偷偷摸出手机,思考着如何向鼬发出邀请。
没想到鼬的短信先来了:
我们班今年的节目是舞台剧《灰王子》,我负责演灰王子,可能佐助的辅导要拜托给你和镜了。
哦哦!王子装的鼬!要看的要看的!
止水眼睛一亮,琢磨着校园祭那天找什么理由溜过去看。
然而没等他打完字,在教室前方传来声巨响,全班瞬间安静,止水下意识抬头。
“不如就男生女仆装,女生执事装好了。”班主任红豆被吵得头大,忍不住一拍讲台,一锤定音,“这样的话还能制造嚎头,吸引游客——女生也能避免被恶意掀裙子什么的。就这样决定啦,班长你明天统计下尺寸找裁缝抓紧时间制作出来。”
一时间欢呼与哀嚎搀和在一起挑战了把耳膜的质量。
止水目瞪口呆地停下了转笔的手,接着手忙脚乱地删掉了还没发送出去的短信。
开什么玩笑。
这样他怎么有心情在女装后向鼬告白啊!
“老师……真的不再考……”
“不要,多有趣的事,有异议我也不会听的,就这样咯,下课!”
教室里哀鸿遍野。

即使万般不情愿,校园祭还是来了。
“说起来,止水你们今天准备了什么活动?”去学校的路上,鼬问道。
“嗯……咖啡馆。”
“没时间去品尝止水泡的咖啡有点遗憾。”
“不会遗憾的……小鼬要演一天么?”
“嗯,只有中午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止水要来看吗?”
“当然。”止水自然而然地牵起了鼬的手,“小鼬可要帮我留个好位置啊。”
“止水今天不忙吗,什么时间能休息?说起来止水今年校园祭要做什么呢,我听说是咖啡馆?”
“呃……中午吧,小鼬你不用专门等我了。”

尽管天刚蒙蒙亮,但木叶中学的校园已经热闹起来,学生们提早过来准备。
“诶——鼬!这边这边!”止水和鼬刚踏进校门,一个抱着大套衣服的女生便在不远处冲鼬喊,止水认出来是算他们旁亲的女孩,宇智波泉。
“那,中午见了。”鼬冲止水挥挥手。
“中午见。”
“对了止水……”
“嗯?”
“晚上一起去烟火大会?”
“好。”

果然还是今天告白吧。
看着鼬和泉渐行渐远,止水想。
他指尖上鼬手心的温度还未散去,然而又能停留多久呢?
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好像一直都是他主动牵住鼬的手的。
“止水,你发什么愣呢?”正好跟女朋友夕日红一起路过的阿斯玛出声叫他,他叼着根烟,怀里抱着大纸箱,“快点,换衣服超麻烦。”
“哦,来了……”止水点点头,走了过去。
“咦止水你睫毛好长啊,又长又密的。”夕日红突然笑起来,她细细打量了止水一番,拍拍手里的化妆包,“怎么样,要不要来化个妆?我绝对会把你化成大美人的。”
“……饶了我吧夕日红。”
“那至少让我涂个睫毛膏吧,涂不了你这么长的睫毛我手痒。”
“喂喂……”

 

因为有女装这个嚎头,客人爆多,忙得焦头烂额的男生在经过一开始的尴尬后也渐渐顾不上其他了。
“客人,这里禁止拍照哦。”穿着帅气执事装的女生们将注意力放在了防偷拍上。
“果然偷拍止水和卡卡西的人最多啊。”柜台后做咖啡的夕日红瞥了眼卡座那边的情况,忙里偷闲和收银台后数钱数到手软的红豆老师闲聊了起来,“我看带土脸都青了,你不怕被套麻袋吗,红豆老师?”
“啊,这下以后的班级聚餐能吃更好吃的东西了呢。”红豆美滋滋地盘算,“也可以带‘家属’了……他啊不用担心,我已经和宇智波斑作好交易了。止水那头公主卷蛮适合他的嘛,让我拍一张。”
“……传我一份。”

“这衣服真紧,勒得我要呼吸不过来了。”中午,轮休的带土拉卡卡西偷偷溜到休息室,他皱着眉拽开领囗的丝带蝴蝶结,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毫无形象可言地坐在桌子上。
卡卡西索性也拉下假发,从背包里拿出两个便当盒:“今天吃鱼。”
“老子真想脱了这破玩意儿揍御手洗老师一顿。”带土嘟嚷着打开便当盒,“卡卡西你是猫吗天天吃鱼。啧,这么紧怎么吃饭。”
“你忍忍吧,穿全套要二十分钟……对了,御手洗老师早拍了你的照片给你家老祖宗保证自己人身安全了。”
“…………你怎么知道的。”
“在你偷拍我照片的时候听到了御手洗老师打电话,我还向御手洗老师也约了一份。”
“……你不也穿了么!”
“我有口罩挡着,带土。”
“揍你啊……喂喂,那不是止水吗,他偷溜去哪里?”

宇智波止水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鬼鬼祟祟的一天。
轮休时他来不及换衣服,戴上早已准备好的能遮半张脸的超大墨镜,偷偷溜到了鼬的班级所在的舞台剧区。
然而大概是因为到了午饭时间,舞台区现在并没有什么舞台剧在表演了,各班的演员们和后勤人员三三两两地坐在椅子上休息吃饭。
我就看一眼。止水告诉自己。他四周打量,终于找到了正闭目养神的鼬,他身旁是演公主的女孩子,正和他说着什么,笑得开心。
止水悄悄走了过去。
突然,鼬像是有所感应地转过头。
鼬看到离他两三米的地方有个穿着女仆装比他还高的女孩子,女孩的脸被超大的墨镜遮得严严实实看不清相貌,浅褐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肩上,虽然胸前一马平川,但凭着即使穿着平底鞋仍然还比周围男生高的身高和那双又长又直的大长腿,女孩还是吸引了大部分男生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看到鼬望向她,女孩突然后退半步,接着毫不疑迟地按着墨镜转身撒腿就跑。
“喂……等等。”
没跑几步,大概是勾到了什么,女孩那头浅褐色的长卷发突然落下,露出鼬有点眼熟的黑色卷毛。
“哈……?”
“啊……?”
周围一片哗然。
然而“女孩”压根没有理会,“她”就像过了十二点的灰姑娘,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出消失在摩肩擦踵的人群里,再也看不到了。
“止水?……”鼬望着那个跑远的背影,微微皱眉。他上前走了两步,弯腰捡起地上的假发,若有所思。
刚刚那个……是止水么?
“大家!午饭来了!”这时作为杂物人员的宇智波泉的声音从侧门响起。
泉将汉堡分给围过来的同学,接着悄悄走到鼬身边:“对不起,镜哥他们班的点心店排的人太多了没买到丸子,中午只有便当了,委屈你啦。咦,这是谁的假发?唔,我去问问……”
说着伸出手要拿过假发。
“没什么。”鼬摇摇头,巧妙地避开泉的手,将假发抖了抖塞进了自己包里,“谢谢你,泉。”
然后他接过便当,向泉微微颔首,走到角落里坐下准备开吃。
见其他人各自找地方开吃,泉索性拉了把椅子坐在鼬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开始和他聊校园祭。
“佐助他们班是表演的魔术,人还蛮多的,尤其是女生,佐助真的好受女生欢迎啊。”
“纲手老师的男朋友从国外回来啦,感觉今天纲手老师特别温柔爱笑呢。”
“说起来,镜学长班的点心店和止水学长班的女仆咖啡店应该是这次校园祭最受欢迎的了,特别是咖啡店,男女反串,就是不允许拍照好可惜。”
鼬顿了下。
刚刚那个穿女仆装的……果然是止水吧。
他哑然,怪不得这次带土和止水关于校园祭保密得如此严密,不漏半点口风。
这样想着,鼬掏出手机,准备给止水发短信说下假发的事。
“鼬是在和止水学长发短信吗?”泉突然问道,鼬转头看她,女孩笑了起来,“果然是吧,鼬和止水学长的关系真好呢。”
“……为什么这么说?”
“鼬平时总是看上去心事重重的,但止水学长在一起的时候却给人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样子,眼里都是带笑的感觉。”泉笑起来,满眼狡黠。
“是么。”
“你看,你的嘴角都翘起来了。”
看着屏幕上倒映出的自己嘴角扬起的弧度,鼬默默锁住了手机,放了回去。

鸡飞狗跳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没了假发的止水被打发去了后勤。
介于止水同志中午弄丢了假发,最后收拾整理全班衣服的工作责无旁贷地交给了他。止水干脆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开始换衣服,正好等宇智波镜的三色丸子。
他刚脱下袜子,门就开了,是穿了蓝色浴衣的镜。
“喏,丸子给你。”收到止水短信特地来送丸子的宇智波镜强忍笑意把装了三色丸子的纸盒放在桌上,“你快点,我看到鼬他们班差不多都散完准备去烟火……噗哈哈哈哈止水你转过转过去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同族爱呢。”
“哦,揉吧揉吧团丸子了……我走了,丸子我放这了。咦,这不带土的钱包么?”
“估计他等下就回来拿了。快走吧我要换衣服了。”
“好的好的,晚会上见……哈哈哈哈哈哈!”
“快走!”

休息室的门关上,室内又恢复了一室安静。
瞥了眼窗外若隐若现的星子和马上就要沉入地下的夕阳,止水摸摸鼻子,翻找出自己的浴衣,准备换衣服。
然而没过几分钟,他听到门又被打开了。
 “带土你钱包在桌上……”止水没有回头,专心对付背后的拉链,以为是回来拿钱包的带土。
但并没有他熟悉的带土的声音响起。
觉察到不对劲的止水回头,一瞬间有了想死的冲动。
门边是已经换好了浴衣的鼬。
“咳咳咳小鼬……”
“镜说你还在换衣服。”鼬走上前来,伸手替他拉开了拉链,虽然很给止水面子的没有大笑,可他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鼬努力忍笑说:“我就过来看看。”
“镜那家伙……对了我刚麻烦他送来他们班点心店最后一份丸子,小鼬吃过饭了吗?”止水抽抽嘴角,努力分散鼬的注意力。
果然,一听到有丸子,鼬马上转头将目光投向桌子上的纸盒。
这样的小鼬好可爱啊。
反正已经被看到了,止水索性也不急着换衣服了,他将目光落在了小口小口吃丸子的鼬身上。
觉察到止水的目光,鼬的表情有瞬间的扭曲,然而最终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好伤心呐,小鼬。”止水装作伤心的样子开玩笑道,走过去将手搭在鼬的肩上,“我还记得你的一份丸子,没有谢礼就算了,你却笑我……”
然而他的表情凝固了。
丸子的甜腻气息在他的唇齿间弥散开来,伴随着鼬嘴唇的柔软触感。
“砰、砰、砰”
止水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跳动,像是要炸裂开来。
不怎么明亮的冷白色灯光下,鼬的眼睛明亮得惊人。
“那这样呢,作为谢礼够了吗?”
止水听到鼬轻轻的问。
“你……”
千言万语堵在止水舌尖,止水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引以为傲的理智冷静此刻完全抛弃了他,脑子一团浆糊完全无法思考,时间仿佛静止在了和鼬嘴唇相碰的那一刻——他的周遭仿佛陷入了黑暗中,唯有鼬熠熠生辉。
而鼬没再出声,只是低头咬了口丸子,满眼笑意。
 
“啧,钱包是不是落在这里了……”
蓦地,走廊上传来带土的嘀咕声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止水的瞳孔一缩,下意识把鼬推进了杂物间,自己也挤了进去,同时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杂物间的门。杂物室本来就小,两个发育正常的少年挤进来加上止水又穿了繁琐的衣服,简直挤成了沙丁鱼罐头,为了给鼬留出更多的空间让他更舒服些,止水不得不曲起他那双长腿,将手撑在墙壁上。
狭小黑暗的寂静空间里,两人呼吸交织在一起,在炎热的空气中越发显得有点黏糊糊的暧昧,更何况两人的露在外面的肌肤还紧紧贴着,传递着彼此的体温。
止水觉得两人的呼吸声被无限放大震如洪钟,震得他无法思考,而这每一分每一秒又被无限拉长,让他没法计算时间。
自鼬和他唇齿相碰那一刻起,就有熊熊烈火从那里一路烧到他的大脑,将他引以为傲的冷静烧得灰飞烟灭,让他只能凭着本能活动。
——止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起来,他只是不想让第三个人发现两人现在的样子。
这种无措的自己,只能被鼬看到。
黑暗中,他反手握住鼬的手。
鼬的手并不柔软,指腹间还有因为书写而磨出来的茧子,然而止水却下意识加重了力道,紧紧攥住舍不得放开。
紧接着,他感觉手指上有力量传来——鼬回握住了他的手。

“啊哈,果然在……”带土推开门,欢快地抓起桌子上的钱包,又注意到掉在地上的丸子,“咦,止水和鼬这是怎么……哈,那家伙告白终于成功了么。”
带土嘿嘿笑了下,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他瞥了眼屏幕,手忙脚乱地接了起来:“喂卡卡西,我马上就下去……钱包找到啦!”
 
等带土跑远,确定教室和走廊重归寂静后,止水拉着鼬从杂物间走了出来。
 带着丝清凉的夜风穿堂而过,漾开了两人盈盈的眼波。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出声,然而彼此的眼中满满倒映得全是对方的笑容。
“喂,这样可不够啊。”
这样说着,止水低下了头。
“哗——砰”
夜空中绚烂的烟火绽开,照的这个夏夜亮如白昼,如同少年们之间明了的心境。
教室里,窗户下,鼬和止水拉长的影子汇合在一起。

“我喜欢你,鼬。”
“我也是,止水。” 


 -End-
谢谢观赏

相关篇:【镜扉】【扉间生贺】chocolate

评论(12)

热度(61)